新浪内蒙古| 资讯| 县域| 旅游| 同城| 微博| 看图

|邮箱|注册

新浪内蒙古

新闻>社会动态>正文

解密:泸州客车包茂高速重大交通事故

A-A+2014年3月26日08:02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评论

事故伤者接受救治 新华社发事故伤者接受救治 新华社发

  泸州市多部门工作人员连夜奔赴现场处理

  泸州客车重庆黔江发生事故后,泸州市委书记蒋辅义、市长刘强、副市长张文军当即作出批示,要求迅速组建事故配合协调工作组,并连夜派出市安监、交通、公安、运管部门和龙马潭区政府负责人等奔赴事故现场,协助当地政府全力救治受伤群众、妥善处置善后事宜、配合查明事故原因。

  紧急处理:泸州多部门连夜奔赴事故现场

  “我们公司得到消息的时间,大概是凌晨0点50左右。”昨日上午,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联系上了出事客车所属的泸州长龙运业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负责人彭又权称,接到事故报告后,公司立即启动了应急预案,并主动向主管部门上报了相关情况。

  接到事故报告后,泸州市委书记蒋辅义、市长刘强、副市长张文军当即作出批示,要求迅速组建事故配合协调工作组,并连夜派出市安监、交通、公安、运管部门和龙马潭区政府负责人等奔赴事故现场,协助当地政府全力救治受伤群众、妥善处置善后事宜、配合查明事故原因。

  昨日上午,太平洋寿险重庆分公司立即启动重大突发事件应急预案,迅速调集理赔调查人员赶赴事发现场开展工作,相关理赔准备工作正在紧张进行。

  泸州家属:出事后小姨一直没接电话

  在泸州某单位工作的陶小姐说,事发时,她的小姨正坐在出事的那辆车上。“出事之后我们给她的手机打过无数个电话,都无人接听。”

  “姨父买了晚上的机票,准备飞过来。”昨日,陶小姐说,小姨和姨父都在广东打工,在得知从顺德发往泸州的班车出事之后,在广东的姨父立即准备前往事发地。“本来订了去重庆的机票,但是已经卖完了,就只好订了去泸州的机票。”陶小姐还告诉记者,姨父到达泸州后,将再乘车前往出事地点。

  昨日上午,陶小姐的母亲刁女士便来到了位于泸州市龙马潭区石洞镇的长龙运业集团二分公司,前来询问妹妹的情况。但当时的工作人员表示现在前方的情况并不清楚,于是要求刁女士留下了自己的姓名和联系方式,以及要寻找的亲人的联系方式。“现在我们也是什么情况都不清楚,只能干等着。”陶小姐说。

  车属公司:3名司机已被控制 无法联系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泸州长龙运业集团二分公司。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公司里掌握的情况也并不多,主要领导都已赶赴事发现场处理情况,而他们这里与事发车辆相关的材料也已经被安监局带走调查。

  “我们也无法联系那几个司机,现在已经被控制起来了。”据介绍,3名司机虽然只是受伤,但也无法与他们联系。该工作人员还说,目前他们获取的信息很有限,只能确定死伤人数,至于谁死谁伤,现在他们也不清楚。“重庆那边在调查乘客身份,我们的车票没有实名制,暂时还不清楚在车上的都是谁。”

  同时,工作人员在翻找手中的本子时,记者看到有两名家属曾到公司寻找过自己的亲人,并留下了自己和亲人的联系方式,其中便有那位姓刁的女士。

  “一定要注意路况,切忌超速行驶,否则将按规定最低罚款2000元!”昨日下午,泸州长龙运业集团有限公司一分公司的监控中心,工作人员正在提醒高速直达班车驾驶员注意安全。就在此时,该公司所有的部门都在忙着排查安全隐患。工作人员也表示,整个集团公司的安全培训及教育活动之前一直都在开展,每月集中进行两次。

  善后

  保险公司或赔六七百万元

  本次事故中,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泸州分公司是客车的承保公司。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按照这次的事故的伤亡比例,该公司可能要赔付六七百万元。”

  该知情人士表示,按照一般的承运人险的赔付规定,最高的保额为40万元。死亡的投保人的赔款按照城镇人口人均年收入来计算,18岁到60岁的投保人的赔款为20年乘以城镇人口人均年收入。60岁以上的投保人,每增长1岁就从20年中减去一年,再乘以城镇人口人均年收入。到了75岁以上的就只能算5年。受伤的投保人的赔款则按照规定正常赔付。

  “昨天下午,公司的大案部、承保公司以及相关律师等工作人员都已经赶赴现场。”该知情人士表示,“只有在责任认定结果出来之后,我们才能出最后的赔付结果。”

  华西都市报见习记者 刘秋凤

  疑问

  客车先侧翻还是先追尾 事故中遭遇三次撞击?

  根据新华社消息,客车系侧翻后被追尾,但在采访中,客运站工作人员给出了不同的说法。“根据前方人员传回的消息,客车在事故中曾被三次撞击,具体经过还有待权威部门核实。”泸州长龙运业集团有限公司一分公司负责人透露,出事的客车属集团二分公司,而这两个公司都开通有泸州至广东的超长线路。

  该负责人表示,事发时车上乘客只有少数几人受伤。“出事路段当时在下雨,雾气也比较重,道路湿滑,可能是驾驶员失误,客车与高速路边护栏发生擦挂,遭遇了第一次事故。”该负责人称,擦挂事故未造成严重后果,但不少乘客受到了惊吓。

  “事发后,当班的驾驶员准备将客车停靠在路边,并打算下车设置警示标识。谁也没有料到,会发生第二次意外。”该负责人介绍,就在驾驶员准备下车设置警示标识并检查车况时,一辆大货车突然撞到了客车的尾部,直至客车侧翻。紧接着,同向行驶的其他车辆连环追尾,客车又遭到了其他车辆的第三次撞击。

  该负责人分析认为,如果没有货车追尾导致侧翻,以及紧随其后的连环追尾,这次交通事故或许只有少数几名乘客受轻伤。谈到这里时,该负责人的表情显得有些沉重,并表示“谁也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也不希望这样的悲剧再次上演。

  长途司机

  包茂高速重庆段不好跑

  “包茂高速重庆段,特别是黔江、酉阳路段,曾多次出现重大伤亡交通事故,我们经过这些路段时都特别小心。”从1993年就开始从事客运车辆驾驶的伍小平他表示这段路“并不好跑”。

  “去年,泸州至广州的客运车辆,都是走大方—叙永—隆昌—重庆—贵阳—广西—广州这条线,因贵州境内冬季多冻雨,且道路易结冰,后来改走泸渝高速—湖南—广西—广州这条线,安全系数大大提高,但依然须格外小心才不会出事。”伍小平说。

  伍小平介绍,重庆境内的黔江、酉阳高速路段弯道不多,但桥梁隧道比较集中,且极易出现雨雾天气。“随着渝湘高速以及到贵州怀化高速公路开通后,这条路上的大货车特别多,夜间疲劳驾驶的大有人在。”伍小平称,他经过黔江境内时,曾多次因交通事故道路临时管制受阻。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曾业 肖婷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内蒙古|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